•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课程实验田 >> 科学教师专业成长 >> 正文
    漫谈读书——给一位理科出身的文科研究生的回信
    作者:张红霞    文章来源:作者惠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6-10

    南京大学教育系 张红霞

    (原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2007年第1期)

    小丹同学:

    你好。开书单像开药方一样,应因人而异、对症下药。由于各人的基础、兴趣和目标不同,要读的书当然不同。不过,就我个人经历,作为理科出身的文科研究生,尤其是社会科学研究生而言,在读书时大概应该注意以下几点。

    首先,要大量阅读,博览群书。相比而言,理科的学生往往不善于阅读,因为理科的知识具有相当统一的标准;一般只要读懂一套权威教材,就基本可以掌握一个领域的主要内容。如学习“高等数学”,如果你读懂了黄正中的《数学分析》,就不必再读其他人的了。而文科不同,文科的知识一般没有统一的标准,因为它们不完全是基于事实,而更多的是基于情感和价值观。作者的目的往往不是揭示客观规律,而是表达情感和意志。因此,如果你的目标是想成为一个人文大师的话,你就必须先将自己习惯的理科思维方式放在一边,让自己畅游在中外人文先杰的情感和意志的海洋里,孕育出人文主义的情意、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然后才有可能运用特定的“话语”,表达出新的情感和意志(不过更多的情况是发明全新的“话语”,表达不朽的经典情感和意志)。

    值得注意的是,在理科的思维方式基础上要孕育出人文主义的情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培根说过“凡有所学,皆成性格”,我想是否可以加上一句:所学之顺序,亦然。因此, 一方面要特别注意避免急功近利;另一方面,阅读时要注意防止处处用事实、逻辑的标准去衡量人文主义的成果,而应代之以诚实、公正、正义、善良等标准。

    另一种目标是,而且事实上更多的理科出身的人选择了这一条路,即成为一个有创造性的社会科学家。那么,你就将这些情感和意志的出现本身,看成是一种社会现象,一种事实,并与产生它们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相联系,然后得出一个“在什么特定社会环境下,会出现什么思想”的个案性结论。即对每一个观点、理论找出它的“定义域”。书读多了,个案就多了,就相当于自然科学的重复观察的次数多了。这时候理科思维模式显然发挥了主要作用,但务必要注意的是,不能机械地阅读人文经典,因为表达情感和意志的文字,只有在读者具有与作者相当水平的激情和激动的状态下,才能真正读懂[1]。学会理解和欣赏那些既非事实、亦非逻辑的“情意”并发生“共情”,是理科出身的文科学生的重要一课。

    第二,由于文科书籍的上述特点,阅读的难点往往不在字面意思的理解,甚至也不在理解作者的情感,而在于弄清作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感。为此,记住作者的姓名很重要,因为,如上所述,作者与内容一起构成了“历史事实”。当你后来阅读其他书籍的时候,你的记忆中的那个“历史事实”可能会得到解释。如果说学高等数学不必记住黄正中,那么读《民主与教育》不能不联系杜威。起初你可能会迷惑,杜威是崇尚科学和实用主义的大师,怎么会与我国目前那些反科学的人一样强调“儿童中心”,而不是强调重视知识呢?这个问题留在脑海里,然后,当你读社会历史或教育史的书籍后,你就有答案了。原来杜威的 “儿童中心”及“知识”的概念具有完全不同的含义。

    阅读时要对著作中的“历史事实”进行整理,可以按时间顺序,也可以按国家地区,但不可忽视的是,还要按学派进行分类。这一点也是与理科学习显著不同的。尽管人文学科的学派林立,但从认识论和方法论上大致可以将其归为两类,一是可知论、科学方法;二是不可知论、形而上的方法。同样是“儿童中心论”的鼓吹者,但杜威和卢梭属于不同学派。弄清学派还有一个好处,使得读书的效率提高。在知道某作者的学派属性后,阅读他的其他著作就很容易了;有经验的读者往往先浏览一下引言和目录,选择重点章节翻翻便足矣。

    弄清学派的再一个好处是,可以反过来帮助理解文中的词义。如崇尚不可知论、形而上学方法的作者,尽管他们在文章中也会使用“事实”、“解释”、“证明”、甚至“科学的”这些词汇,但其意义与另一学派是完全不同的。


    [1] 我的学生钱钰说过:“理科的书越读越薄,文科的书越读越新”,也是这个道理。

    [1] [2] 下一页

    张红霞教授专栏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