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课程实验田 >> 科学课改动态 >> 正文
    一位大学教授的基础教育情结
    作者:若予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3-23

    一个人只有抱紧超脱功利的梦想,才可能体会到人生真正的意义。  ——题记

    (原载:《基础教育课程》,20059月·总第21期)

    实事求是地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造就了一批“名人”。

    不少师范大学的教授、学者,几年内都成了炙手可热的“课改专家”。风云人物此起彼伏。两个过去相对隔离的世界因为这批教授、学者而扩大了交合。

    但罗星凯算不上这个名气圈里的“大腕”。

    他不是哪个学科课程标准组的负责人,也很少见他在新课程通识培训的大讲台上露面。

    他负责的是那个实验面积最小、难度最大的《科学(79年级)》课程的“专业支持”工作。涉及的教师、学生数相比之下显得微不足道。

    不过,只要是实验区听过他的课、与他交谈过的人,也许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甚至记不得他的名字,但是却记住了科学探究是怎么一回事。

    他走过的课堂,总会留下点什么,总是能让人心灵为之震服。

    他由此而“小有名气”。

    “给教师以理解和真正的支持”

    “现在我们倒是重视过程了,但一些教师往往把握不住。学生本来说错了,老师却还不知道。我看自己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要耽误了这一代孩子!”

    在实验区的一次课后研讨活动中,某“指导者”的一通话,像机关枪一样把老师们射懵了。

    罗星凯教授有点坐不住了。

    “听了这位老师的话,我也想谈谈自己的感受。应该说,您讲的现象是存在的,我们在听课时也常遇到这样的情况,这的确需要认真对待。但如果我们将问题归咎于‘重视过程’,可能就要打一个问号了。

    “我现在反问一下:教师还是一样的教师,为什么以前问题没这么严重?是怎么造成的?实际上以前教师也有不懂的,但是他的课堂是封闭的,没有给孩子多少说话的机会,自然也没有教师犯错误的机会。现在课堂开放了,问题出现了,我们就认为是老师的过错,甚至给他一顶‘耽误一代孩子’的帽子!这个帽子谁顶得起?教师在课程改革的实践中压力已够大了,他们需要理解和真正的支持!”

    全场一片寂静。

    座谈一结束,老师们就围了上来,许多人握着罗星凯的手,声音哽咽。那是一种被人理解的激动。

    “什么样的人最适合去进行探究性教学?是他自己被这样的方式教过的人。但是我们的老师中有谁是被这样的方式教过的?所以我们首先应该给教师们的是理解而不是指责。”

     20025月,罗星凯与同事赵光平博士听了一堂小学科学课。课后,上课老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节课该讲的都讲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可学生还是不会。真对不起,让你们听了一堂失败的课。”显然,她做好了“挨批”的准备。没想到,罗星凯却说她上的是“一堂‘失败’的好课”,因为老师与学生之间有真正的对话交流,学生真实的想法和理解上的困难得以自然地展现。

    这一案例曾在一个网站上引发了强烈的反响,焦点是他们对上课老师的评价。“这多少令我感到有点意外,因为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评价是很自然的。不过这也说明,教师在尝试新课程中太需要宽松的评价环境了!”说这话时,罗星凯一脸的认真。

    [1] [2] [3] [4] [5] 下一页

    罗星凯教授的博客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