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技广角镜 >> 走近科学家 >> 正文
    张泽院士:人尽其能 方显其才
    作者:潘怡蒙    文章来源:浙江大学求是新闻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22

    2010226日,浙江大学校长杨卫向著名材料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泽颁发了聘用证书,3月,张泽院士全职出任浙江大学材料系教授,并组织和引领浙大乃至长三角地区电子显微结构领域的相关研究……

    201047日,浙江大学电镜中心(筹)建设及仪器设备购置可行性论证会在玉泉校区曹光彪大楼举行,浙大投入4500万元人民币专门购置国际高端电子显微镜。张泽院士出任电镜中心主任……

    2010426日,浙江大学与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在浙大玉泉校区邵科馆签署协议,双方将在高速列车铝合金车体可靠性关键技术研究项目上开展合作。张泽院士代表浙江大学与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

    2010428日,当记者踏进张泽院士位于浙大玉泉校区曹光彪大楼的办公室时,他来浙大已经两个月有余。对记者提出的高校应如何培养科技人才如何看待人才引进以及千人计划’”为什么选择加盟浙大等问题,张泽院士娓娓道来……

    大学很重要的任务是对人的塑造

    记者:国家主席胡锦涛曾在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没有一支宏大的创新型科技人才队伍作支撑,要实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是不可能的。对大学而言,人才培养是首要责任。您认为目前我们在创新人才培养上要努力改变和推进的是什么?

    张泽: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来讲,大学担负的责任应该是对人进行塑造。从我国的发展历史看,中国高校是自改革开放以后才在科学研究方面有了很大的发展,虽然进步很快,但历史很短。相对于国际近几个世纪形成的科学研究氛围,中国高校的研究氛围还较薄弱,除了历史积淀不够外,主观上缺乏学术精神是重要原因。学术氛围、学术价值观和科研队伍等状况与国际相比还有明显差距。这是一个客观现实。

    我认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要有创新型人才,高校一定要形成崇尚学术的核心价值观。大学要有学术氛围,要培养科学的素质和人文的理念,要学会互相尊重,互相欣赏。这样才能把学生培养成真正具有科学素质的人才。但目前,在中国高校,真正尊重人才和知识的氛围还远远没有形成,官本位或金本位对学术价值观的侵蚀作用将是深远的。

    记者:火箭系统控制专家梁思礼院士曾说过,我国过分培养孩子们的纸上应对工夫,过分强调标准答案,而对他们的动手能力重视不够,对现象本身的多元性考虑得不够,对他们的品德修养重视不够。要培养创新型的人才,现有的初级和中级教育都需要改革。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

    张泽:新中国成立后,中国高校的教育模式基本上是参照了苏联的模式。1952年院系调整,高校培养的是专门性人才,学生毕业后到哪去工作都是定好的,严格意义上这跟国际公认的大学教育并不一样,只能说这种教育模式属于专业技能培训型。

    近几年,美国做了一个对在国际500强企业中工作的中国大学生的情况调查,结果挺让人吃惊。中国的学生会读书、会考试,但从综合素质来讲,令人堪忧。中国出去留学的研究生书面考试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从表面看起来这是中国的优势,我们的教育成绩还不错。但其实我们的学生真正缺少的是探究式学习所带来的研究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从国内的发展来看,也能证明这一点,改革开放越到近些年来,越能看出我国创新的能力不足。我们的工业出口,大多挣的都是辛苦钱,消耗的是能源、资源,如果以100作为单位,发达国家赚100块钱所投入的能耗大概只有我们的四分之一,这都跟科学技术创新不够有很大的关系。对于科技人才的培养,不是仅仅靠考试就可以了的。马克思说要有批判精神,要怀疑一切。所以,批判或质疑精神的培养很重要。我上课的时候喜欢学生对我讲的内容进行质疑,我鼓励他们,喜欢那些会对学术问题进行质疑的学生。因为事实会证明,将来真正有所成就的一定是这些人。

    记者:您觉得如何才能改变这些问题?

    张泽:科技人才的培养是全社会、全方位的,有时候仅靠一所学校或一个部门很难。现在高校的学生,从小学到高中,已经经过了将近12年应试状况下的教育,他的思维方式、创新意识基本上都已定型,养成的习惯已经很难改过来。很多学生把考上大学当作是争取自由的出路,觉得在高中前一直被束缚着,到大学后终于可以放轻松了。现在相当多的研究生的观点就是想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较少的学生是完全出于对科学的热爱而走到这个领域来的,学生来上大学就是为了改变自身的生活状态。但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这样子的,一定是建立在基本兴趣之上的,如果没有兴趣何谈其它。

    记者:有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能够弥补或是改进我们固有的教育模式呢?

    张泽:从整体上看,科学进步恐怕要靠演变,而不是革命。看看全世界是怎么培养的,我们可以参考和学习。其实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文化基础,中国人缺了这一课。中国从封建社会一下子通过政治革命到新中国,达到了一种质变,而这中间缺了很多观念、文化等层面的量变的环节,所以必须要有文化上的进步。

    中国传统主流文化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对自然规律的探究,而西方文化更倾向于追求对自然的了解,西方的文艺复兴就是复兴人的价值、人的思维,从对神的敬仰变成了对人的尊重,才会有后来的工业革命,科学的进展。

    虽然中国人不信上帝但中国人相信权威,皇帝就是一切,这就使得思维创新有了最大的思想障碍。所以说,我们的人才培养不仅是学好数理化,或是所谓的国学,我们更需要的是鼓励批判性的思维,要弘扬个性的发展,培养创新的精神。只有这样才能跟上国际的脚步。

    我认为,学术有三层含义:第一是教学,即知识的传承,以培养人才为天职。第二是科研,即新知识的产生。推动社会进步仅凭传授知识是不够的,必须创新,这有赖于科学研究。第三是管理,即进行科学的管理。人们只有接受科学才能独立思考,而不是屈服于各种权威。教育的实质应该是以学术为本,培养独立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形成教师乐教、学生乐学的氛围。只有这样,学生才有希望,学校和社会也才有希望。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