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仁者寿
    作者:秦克诚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改革开放开始以后,和赵先生的接触多了。首先是工作接触多了:在系里,赵先生继虞福春先生之后担任系主任;我负责物理系计算机房工作,要向他请示汇报;赵先生还负责物理学会的对外合作,有几次我跟他一起出国参加一些物理教育会议。在工作接触过程中,我向赵先生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参与国际交往中,我们结交了一些国外资深的物理教育界的朋友,如曾任IUPAP(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联合会)副主席、ICPE(国际物理教育委员会)副主席的匈牙利物理学家György Marx,曾任IUPAP主席的美国物理学家Jossem,美国阿肯色大学的Art Hobson教授等。还有一位是以色列Weizmann学院的S.Shtrikman教授,他是以色列科学院院士。一次,我在物理楼外面看到一个外国老头在打听什么,一问,就是他,他是在读了赵先生的Physics Nomenclature in China一文后,在访问中国科学院时自己从中关村跑来找赵先生讨论的。我帮他找到赵先生,后来也成为我们的朋友,把他的最新著作按时寄给我们。Shtrikman教授和Marx教授还是我的邮友,和我交换邮票。

    一次,Marx教授访问中国,住在北大。陪他们在校园散步时,他的助手Toth告诉我,Marx教授是匈牙利各大学中唯一的非共产党员系主任。我告诉他们,赵凯也是,不过不是唯一而已。Marx教授很理解赵先生的工作,同意赵先生的教学理念,准备推荐赵先生为匈牙利科学院外籍院士,后因Marx教授去世未果。

    赵先生注意引进国外有特色的物理教材。Marx教授等人主编了一套匈牙利中学物理教材,非常生动活泼;Hobson教授写的大学文科物理教材,定位为“一本人文的而非技术性的物理教材”,把重点放在两个方面:一是物理学的基本概念及其人文涵义,二是与物理学有关的社会问题。两套都很有特点。赵先生要我把这两套书翻译过来。我邀集李琳培、刘培森、周国荣等同志,完成了这个任务。赵先生为两套书的中文版写了序言。

    除了工作上的接触以外,赵先生的著作《定性与半定量物理学》和《新概念物理教程》等陆续出版了,随时可以翻阅请教,这等于另外开辟了一条心智接触的渠道。改革春风使政治坚冰开始融化,大家敞开心扉,精神上的交流更密切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