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仁者寿
    作者:秦克诚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由于接触增多,我对赵凯的了解更全面了。他关心的不只是物理学的发展和物理教育,还有公民的素质,国家的前途。对物理教育,他不只是关心他从事的大学理科物理教育,还关心工科、文科和中学的物理教育。他极力鼓吹对学生的综合素质教育。他的知识面不仅广博,还极有深度。他不仅积累了丰富的既有知识,也熟悉当代前沿,并将这些前沿的观点、方法又用到基础教学上来, 例如上世纪80-90年代主持北京大学非线性科学中心时,就特别重视非线性科学的研究和教学之间的密切结合。他拥抱科学,同时呼唤民主。对改革开放他衷心拥护;对改革中的一些失误和停滞,他很痛心。

    赵先生不仅乐于助人,而且善于助人。赵先生知道我喜欢集邮,手里有什么好邮品,例如李政道先生80寿辰时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印行的个性化邮票,都是给了我。我的《邮票上的物理学史》的写作和出版,和赵先生的支持、信任和帮助是分不开的。起初,赵先生作为《大学物理》的主编,给出了6年半的宝贵篇幅,连载这篇东西,这是《大学物理》历史上最长的连载。然后,2001年开展评选“全国大学物理优秀论文奖”的活动,在《大学物理》上已发表的《邮票上的物理学史》,被评为全国大学物理优秀论文一等奖。这完全出乎我的意外。因为,我原来是把这个连载作为报刊的副刊来写的,让读者在读完严肃的论文之后放松一下,完全没有把它当成“论文”,更没想到会得奖了。在受宠若惊之余,我想到读者对这种普及文章的需要,想到如何更好地开发邮票的教学功能,如果说,原来写这个专栏更多地是出于好玩和兴趣,那么这时就更多地想到了责任,想到如何不辜负读者的鼓励,对写好这个专栏也更有信心了。最后专栏连载完了,汇总成书,由于篇幅较大,又要求彩印,成本较高,找出版社时碰了好几个钉子。我自己印了几本黑白样,送给赵先生一本。一次物理学会在清华开会,会上赵先生把黑白样书给杨振宁先生看了,杨先生很感兴趣,这样,出版社很快就落实了,赶上在2005年出版,作为中国物理学工作者献给世界物理年的一份礼物。书出版之后,杨先生推荐此书到台湾参加吴大猷科普著作奖的评奖,被评上2006年度的科普创作金签奖。赵先生还为这本书的英译找到了一位优秀的译者胡越女士。我和赵先生写书都是自己排版,用的是方正排版系统。他用的版本比我用的高,排的书远比我多,经验比我丰富,在这方面也给了我不少帮助。

     

    200412月在清华大学召开的中国物理学会第八届教学委员会第一次扩大会议期间,杨振宁先生和赵凯华先生在兴致勃勃地看《邮票上的物理学史》黑白样书。右为清华大学物理系主任朱邦芬教授。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仁者爱人是儒家最高的道德规范。赵先生心里装满了国事、天下事,关心别人,时刻准备帮助别人,是我心目中的仁者。前几年赵先生曾患风湿性多肌痛,相当厉害,我们很担心。但是经过治疗,奇迹般地完全痊愈复原了,而今步履矫健,思维敏锐,精神矍铄。这除了感谢为他治病的医生的高明医术和他的老伴郭竹第女士的周到照料外,还有一个原因,古人早已说过,那就是“仁者寿”。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开阔、达观、理性的心态显然对身体健康有益。我谨以这篇短文为仁者赵先生寿。

    责编:刘丽

    上一页  [1] [2] [3]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