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物理教育里面有真正的学问
    作者:罗星凯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1988年,我来到广西师范大学物理系工作,专门从事物理教学论的教学与研究工作。由于有了前述的思想基础,我能用比较积极的心态去对待自己的工作,因而没有多久就得到了周围不少人的支持,系里的领导也对我刮目相看。随着工作的逐步拓展,我明显地感受到了社会对优质教育越来越强烈的需求,也因此更深刻地体会到结合学科的教育研究工作的意义,因为好的教育肯定需要有好的研究做基础。于是,我更加信心十足地一头扎进教学研究和教学改革实践之中,自得其乐地干得越来越起劲。

    可没过多久,中国大陆开始进入“计划学术”的鼎盛时期,大学里随之刮起一股学术大跃进的风潮。在新的评价机制导向下,原本处于边缘状态的物理教育研究,有被更加边缘化的危险。因为结合学科的教育研究,尚没有自己独立的学科地位和相应的学术话语权,处境十分尴尬。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人不得不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要么转到有学术话语权的学科,要么争取拥有尽可能大的行政权力,顺便“计划”一下自己的“学术”。在滚滚大潮中,我选择了坚守。这当然一方面是因为我自知没有多少其他的本事,但另一方面我之所以压根就没往别处想,是因为正是在那段时期我与赵先生有了频繁的交往,我从他那里得到了无数次悉心的指导和无私的帮助与鼓励,与他这位良师益友的深交,让我进一步加深了对物理教育研究价值的认识,也更加看清楚了自己要走的路。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他对我们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大潮中自身方向定位的及时和到位的指导,以及往后对我们工作一如既往的点拨和肯定。

    进入新世纪,我国启动了大规模的基础教育新课程改革实验。改革的理念、目标和轰轰烈烈全面推进的声势,让正身处大学评价困惑中的我精神为之一振,感到这正是我们这些专门从事学科教育研究和教师培养的人大显身手的时候。但我很快也意识到参与这样的改革工程同时也是对自身能力的挑战,更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和风险,如果把握不好,影响的就不仅仅是自己和所在团队的学术前途。综合各方面情况,我在改革热潮中做了一个加强自身能力建设的冷思考,并决定团队方向相应地聚焦于科学探究式学习的研究和实践。这样选择在当时是需要信心和决心的,因为能力建设是一个需要长时间积累的事,特别是科学探究式学习,对我们是个新问题和难题,完全有可能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在这一过程中,我数次向赵先生请教,有时电话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是他富有远见和智慧的分析,让我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课程改革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是他基于丰富的经验、深厚的学术功力和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过人能力所做的解答与点评,一次次让我茅塞顿开、深受鼓舞。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