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我的良师益友赵凯华先生
    作者:罗蔚茵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1993年在广东举办“中日美”物理教育研讨会,我是会议具体负责人,赵先生和我商量,希望在对国内代表和美、日代表的收费不同的情况下,能争取一定资助做到接待规格相同,包括食宿在一处,不分彼此,以利于融洽相处、充分交流。在那个年代,争取经费确有难度,但在广东省和肇庆市的支持下,我们做到了赵先生希望的安排。与会的国内代表都很满意,充满热情支持会议,展现出主人翁姿态确保了会议完满成功。实际上,多次与赵先生及国内同行共赴国际会议,赵先生都很注重创造条件保证中国代表的尊严和为他们提供展现才能的机会。

    赵先生早年留学莫斯科,当我向他表露自己青少年时代一直向往着莫斯科红场时,尽管当时俄、中两国还没有缔结旅游条约,他即慨然允诺帮助我圆这个少年梦。果然,1993年,我任国际物理教育委员会委员期间赴匈牙利开会,他联系了在莫斯科大学的朋友,安排我中途在莫斯科停留,使我有机会游览了红场。

    更可贵的是他对我家人的关切。我的先生郑庆璋曾任《大学物理》的编委和《物理学名词》的编委,早年就和凯华先生相识,后因郑任中大“引力物理”研究室主任,偏重从事科研和培养研究生,逐渐淡出基础教学圈子,但他和凯华先生一直保持老朋友的联系,互相切磋,也分享见闻。凯华先生很关心郑的健康,为了郑心脏病防护的需要,特地从北京买了两个颇重的小型高压氧气筒带来广州给他。还经常提供一些精彩有趣的资料供他休闲欣赏。

    现在,他们两人的情谊已拓展为凯华先生伉俪和我们夫妇两对老人之间的情谊。近年,我们有幸和赵先生、郭竹第先生一起在北京和广州短暂相聚,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回忆。当收到竹第先生亲自设计的精美台历、珍贵的金婚纪念册以及她不时冒严寒或顶酷暑替赵先生邮寄给我们的书刊,我们都很珍惜地摆设在案头,并时时怀念这对远方的金婚伉俪。在凯华先生八十寿辰的美好日子,我们谨深深的祝福凯华先生伉俪:健康长寿,安享晚年。

    责编:刘丽

    上一页  [1] [2] [3] [4] [5]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