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由凯华联想到的一些事情
    作者:沈克琦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原载:《木铎金声集——贺赵凯华教授八十华诞》,秦克诚、刘寄星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1946年,北大由昆明复员回到北平。凯华考入北大物理系,我到物理系任助教。至今我们相知已60余年,共同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在他80寿辰将临之际,联想到一些事情。

    一、从凯华16岁上大学想起的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16岁上大学并非罕见。多数孩子是虚年龄7岁上小学,但制度上对上学年龄并无限制。报考大学(时),既无年龄限制,也不限于高中毕业,允许以同等学力报考。不少凯华那样生性聪慧的少年就脱颖而出了。我认为这种制度上的灵活性,符合因材施教的原则,有利于青少年的智力开发。那时大学的教学制度也比较灵活,除必修课外学生还可以选修全校任何课程,包括研究生课程。学生可以转学、转系,每年暑期有转学考试,每学年末可以申请转系。这为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学习情况选择学校、选择专业创造了条件。李荫远、朱光亚、李政道就是先后由四川大学、中央大学、浙江大学转入西南联大物理系的。杨振宁报考大学时,报的是化学系。备考时自学高中物理,觉得对物理更有兴趣,入学后就改入物理系。语言学家朱德熙是在读完物理系一年级后转入中文系的,他曾对我说,这一年数理课程对他的语言研究很有帮助。西南联大时转系、转学相当普遍,事实证明这对人才培养十分有利。遗憾的是,学习苏联进行教学改革后,教学制度上出现了一系列的硬性规定。如根据苏联教育专家的建议,规定入小学必须满7周岁,因而许多孩子的智力发展被延误。又如,大学教育按严格的教学计划进行,苏联专家说教学计划是法律,因此按一个模子塑造学生。还以按计划培养为理由,取消了自由转学、转系制度。我想这些对因材施教和学生的自由发展都极为不利。改革开放以来,情况已有所变化,但我认为还放得不够。近30年来,教育界注意了青少年智力的早期开发。但有些措施是揠苗助长,大量灌输知识,不是顺其自然,剥夺了孩子自由发展的时间,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效果适得其反。我觉得教育改革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减少死规定,增加灵活性,给学生以充分的、自由发展的空间。教师适当指导,绝不包办代替,这样才能培养出优秀人才。

     


    本文作者是北京大学原副校长,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退休。

    [1] [2] [3] [4]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