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继承传统继续办好《大学物理》
    作者:田光善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原载:《木铎金声集——贺赵凯华教授八十华诞》,秦克诚、刘寄星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值此赵凯华先生八十寿辰之际,我衷心祝愿赵先生健康长寿,身心愉快。

    赵凯华先生是中国物理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在他数十年的学术生涯中,不仅为物理学的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物理学研究和教学的接班人。赵凯华先生笔耕不缀,写下了许多被广泛应用的教科书和被广泛阅读的文章,在物理学教学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们许多人都曾经或正在从中得到教益。例如,我本人三十年前念大学一年级时修“电磁学”一课所用的课本即是赵先生与陈熙谋先生合著的。又例如,2006年,为了纪念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诞生80~81周年,赵先生撰写了“创立量子力学的睿智才思”长文一篇,连载在《大学物理》当年的第9到第11期上。在文中,赵先生详细介绍了量子力学的早期发展史,并作了恰如其分地评述。由于先生能够阅读德文和俄文原始文献,所叙述的一些事情是我过去阅读英文文献时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这不仅使我从中学到了许多知识,而且将其一些内容直接融入到我正在给本科生讲授的量子力学课程中去。

    我同赵凯华先生首次相识是在1978年。当年,在通过“文化大革命”后首届高校入学考试后,我进入北京大学物理系77级学习。1978年秋季那个学期,由赵先生给我们讲授“电磁学”一课。今天回顾起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真正上的第一门大学课程,尽管我在此之前已经上了一学期大学。赵先生授课观点鲜明、论述精辟、逻辑清楚、语言简洁、一气呵成,不由得我不集中注意力、心无旁骛。在这门课上,我从来没有看过别的杂书,生怕漏过先生讲的每一句话。而这是我在第一学期上课时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至于教学效果,请允许我用这样的形式来表述吧:由于赵先生课上讲述得如此之清楚,以致于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去参加除了习题课之外的答疑,而仅是在课间休息的十分钟时间向赵先生讨教需要进一步阅读的参考材料(记得我曾经看过的Panofsky的《经典电磁学》还是赵先生从家中的藏书中找出来借给我的)。这与我第一学期上课时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由于课上经常思想开小差,没能跟上老师的推理,而上课时又不得提问,以免打断授课。因此,我不得不在答疑时间再去讨教,要老师重复他上课时讲过的内容(自然,话不能讲得太绝对。我记得我也去参加过赵先生的两次答疑。但那不是由于赵先生课上讲得不清楚,需要先生课下再给解释一下,而是由于我当时正在暗恋的一位女同学去参加答疑的缘故)。今天,只有在我自己也成为别人的老师以后,才能够真正深刻体会到赵先生当年的言传身教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实际上,现在我备课时,经常想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在某些关键地方最大限度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避免他们走神,以便取得最好的教学效果。此时,我往往会回想起赵先生当年给我们上课时的情景,从中得到启发。2007年,由于教学工作得到学生们的认可,我被北京大学学生会和研究生会联合评选为“十佳教师”。在这里,我要诚挚地讲一句:赵先生,这与当年您对我的教诲是分不开的。

     


    本文作者是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大学物理》现任主编。北京大学物理系1977级学生。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