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学文化馆 >> 科学史话·美文 >> 正文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作者:毕国强    文章来源:见正文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原载:《木铎金声集——贺赵凯华教授八十华诞》,秦克诚、刘寄星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日前收到秦克诚先生的邮件,约我写一篇文章为赵凯华先生祝寿。正捉摸不定如何下笔时,脑子里闪出《史记》中所描述渑池之会上蔺相如的名言请以秦之咸阳为赵王寿。莞尔之余又不禁问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句话,进而浮想联翩,任思绪纷飞在二十余年、数万公里的时空之间。

    从许多方面讲,二十多年前在北大的四年都是我成长中最重要的四年。而这四年里,给我们一群同学教诲最多的几位老师中,赵先生对于我的学业和毕业之后科研道路的选择影响最大。先生在课上课下对物理思想精辟入微而妙趣横生的阐述、讨论科学问题时的热忱而严谨的精神、以及先生平易谦和的学者风范,无不对我们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所谓为师者的言传身教,赵先生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

    回想起来,我们八五级的同学应该感到自己的幸运,比如由于第一届全国物理竞赛以及北大所招收的唯一一届少年班等因素有一半左右同学未经高考入学,这在当时是破天荒的。之后又遇上中美CUSPEA交流计划的末班车、以及若干轰轰烈烈的活动等。或许和这些特殊际遇有关,系里对我们也似乎有些格外关照,安排了好几位名师为我们讲课。特别是赵先生作为北大物理系主任和全国物理教学的领军者,亲自教我们电磁学,用的是他与陈熙谋先生合著的经典教材。赵老师讲课有一种特别令人享受的韵律感,条理清晰又富有激情,从电荷到法拉第实验到麦克斯韦方程,通过一个个严格的概念和公式把物理学的优美展示在我们面前。我们听得入迷,以至于下课了还不舍得走,缠着老师东问西问,他也不厌其烦,除了深入浅出地回答我们的问题、让我们恍然大悟外,也会讲一些小掌故,比如他当年读书时如何追随高一年的于敏先生读书选课的故事,结果经常大课之后又加了一节小课。

     


    本文作者是1996 年美国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生物物理学博士,2000年起任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新创讲席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北京大学物理系1985级学生。

    [1] [2] [3]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