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兴华科学教育网 >> 科教资源 >> 科教研究苑 >> 研究动态 >> 正文
    新课程改革的众说纷纭与理性思考——基于上海学生PISA测试结果的视角
    作者:董奇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学刊》2015年第7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8-27
    >从现实状况看,素质教育自明确提出以来,推进艰难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这似乎已成为社会的共讥“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便是对当前现状的客观描述,专家学者、社会贤达和普通民众也有共识。当年,推行素质教育所提出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确保学生身体健康。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学生课业负担并未明显减轻,健康状况和身体素质却不断下降。

        首先,中小学生课业负担依然奇重。上海学生两次参加国际PISA测试虽然成绩蝉联第一,也显示出上海学生课业负担重,作业时间也列全球第一。上海学生报告的校内上课时间为平均每周28. 2小时,在65个国家(地区)中位列第九。作业时间为平均每周13. 8小时,列第一。DECD成员学生每周平均作业时间是7. 9小时。[12]学生课业负担过重虽然是一个老问题,但它多年困扰着基础教育,始终难以解决。新一轮课改实施十几年来,学生的课业负担始终未得到减轻。有报道称,当年高中新课程改革开始在某地实施时,就有师生普遍反映负担加重。开始,人们以为是学校教师和学生对新课程改革“水土不服”,随着时间的推移应该可以得到改善,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新课改已推行了十多年,学生课业负担重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缓解,甚至愈演愈烈。

        事实上,新课改以来,许多学校、家长和学生仍将考分和升学放在首位,衡量教师教学质量的标准还是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不少学校将抓学生成绩和升学放在突出位置,而将实施素质教育作为“装点门面”的工作,要应付各种检查了,就来点“素质教育”的东西,平时还是我行我素地实施“应试教育”。在这样的状况下,学生课业负担不但无法减轻,反而变得越来越重。

        雪上加霜的是,在中国的情境和语境下,学生的课业负担还被赋予特定的内容,不仅指非教学时间老师布置的课外学习任务,还包括心理压力。这种心理压力来自于家长、老师语言所产生的直接压力或心理暗示所产生的间接压力,还有来自于学生对所学内容厌学所产生的心理压力。毫无疑问,同样3小时的学习,在愉快和厌学的情况下对学生形成的负担和压力是完全不同的。因而,中国学生课业负担还应包括精神压力,且被人为加到极致。在包括心理压力的沉重课业负担下,不少学生的身心备受煎熬,身体健康受到损害,心理状况发生异化。

        其次,中小学生身体素质逐年下降。唯分数论主导下取得的成绩是以牺牲学生自由生长时间和健康为代价的。不少学校依然狂热地追求教育的功利性目标,重智育轻德育、体育的现象仍然十分普遍,中高考成绩依然作为衡量一所学校教育质量的唯一标准。在中高考的指挥棒驱使下,中国基础教育阶段特别是高中学生几乎把全部精力用到了学习上,甚至不惜付出健康的代价,以换取分数上的竞争优势。据《北京晨报》报道,北京市人大代表、首都体育学院党委书记李鸿江指出,中国青少年体质连续25年下降,其中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身体素质全面下滑,肥胖、豆芽菜型孩子和近视孩子的数量急剧增长。以北京为例,去年北京高中生的体检合格率仅为10%。北京一所学校学生军训,3500人的学生规模,累计看病人次达到6000余次,军训前几天不少学生晕倒。[13]中小学生身体状况堪忧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实际上,学生身体素质的下降只是应试教育顽疾的恶果之一。除了知识教育之外,其他的教育都存在残缺,甚至空白,需要补的课实在太多。

    ()应试教育在现实中还实实在在地“活着”,恶性竞争、摧残人性

        我国教育开始呈现反教育性,教育不是在“培养”人,而是“阻碍”人的成长。[14]钟启泉教授说得好:“奴役学生、摧残人才的‘应试教育’同当今时代的发展格格不入,应当寿终正寝了。[15]然而,在现实中“应试教育”却异常顽固,垂而不死。甚至通过不断的“自我改良”和变种,演变为更加隐蔽、危害更大的“第二代应试教育”。

        “应试教育”在本质上是一种专制教直“应试教育”即是以社会选拔和竞争为职能的教育,其根本目的在于区分少数、追求特权。[3]它催生了学生头脑中分数压倒一切的思想,除了分数其他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包括亲情、友情和良知,甚至生命。在这样的氛围中,人与人之间除了竞争还是竞争,没有了同学间的互相关心和帮助,也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和温情。在“应试教育”模式下,原本学习中正常的竞争变成了刀光剑影、剑拔弩张的恶性竞争。在这样的环境下,久而久之,原本天真活泼、善良无邪的青少年学生变得越来越麻木和冷漠,最终失去了灵性、理性和人性。恶性竞争淡化了青少年学生间真诚的友情,催生了自私自利的扭曲价值观,甚至成为诱发恶念的渊教。

        在应试教育指挥棒下,重智轻德的恶性竞争环境下的恶果已经开始显现。近年来,中小学生因妒忌他人导致的恶性犯罪事件频频发生。据《法制资讯》报道,19991218日,海南屯昌一名17岁初三尖子班学生,因同学成绩比自己好而心生嫉恨,深夜持刀行凶砍伤多年的同窗好友兼表弟后潜逃9年之久。无独有偶,据《新闻晨报》报道,20081010日,上海市奉贤中学一名19岁的高三学生用水果刀将同班同学刺死,动机竟只是因为对方的成绩优于自己。据媒体披露,出于对同学好成绩妒忌,做出损人不利己的荒唐行为的可谓五花八门。因妒忌而篡改别人高考志愿者有之,撕毁别人作业本者有之,在百度吧里匿名发帖子泄愤者亦有之。

        “应试教育”的本质是将教师和学生工具化,它不但摧残个性,而且摧残人性,使人异化。现实中不断有学校前赴后继地将“军事化管理,高强度训练”奉为圭桌和制胜法宝,训练学生将“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生时何必贪睡,死后自会长眠”等违背人性的口号作为“励志”的座右铭。近年来,不少学校将分数至上的思想及做法推向极致。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姓名: E-mail: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验证码: